最后的男工绣:只剩一个传承人的绝美刺绣

普洱文化 发布时间:2020-02-27 13:10| 云文普洱茶网

引言:提到我国刺绣,苏、湘、蜀、粤四大名绣可以说是尽人皆知,蜚声中外。殊不知也有一种刺绣,结合四大名绣长久,却不为人知。这就是说杭绣。

列坐红窗静如女。

为别人作嫁时衣,

赤手偏工压金缕。

——《男工绣》

提到我国刺绣,苏、湘、蜀、粤四大名绣可以说是尽人皆知,蜚声中外。殊不知也有一种刺绣,结合四大名绣长久,却不为人知。这就是说杭绣。

最后的男工绣:只剩一个传承人的绝美刺绣

最后的男工绣:只剩一个传承人的绝美刺绣

杭绣加工工艺很繁杂,一幅著作要历经画稿,布线,描稿,盘金,盘银数工序。在刺绣手艺上,杭绣消化吸收并结合苏、湘、蜀、粤四大名绣长久,绣法变化多端,产生了自身的与众不同设计风格。以盎金绣、包金绣、银线绣、彩丝绣等而出名于世。盎金绣,金壁辉煌,高贵典雅;包金绣,条理清楚,相映成趣;银线绣,古色古香温文尔雅,素而脱俗;彩线绣,细腻鲜丽,品牌形象开朗。

据记述,宋代时杭州市的后势街、西宁桥、三元坊、弼教坊一带有刺绣小作坊10余处,从业正版手游图普、轿子帐幔、供桌圆屏、禅堂挂幡、龙船稍旗、神服戏装甚至陪嫁服饰等绣制,刺绣明星约200余名,以男工主导。因而,制造行业中产生了只收男工免收女职工的老规矩,因为从业杭绣的多见男工,因而也被变成“男工绣”。

杭绣的全盛时期

宋代之初,杭绣最精粹的“金银彩绣”曾为皇室垄断性,因而也称“皇宫绣”。宋代官府下设监督机构少府监,少府监属下五宅院,专事总监制宫廷内苑的服装、乘舆和祭拜仪仗用具。在其中文绣院专掌摹绣,有300多位手艺出色的绣工绘师。绣工均为男士,所出绣品恬静雅丽、高贵典雅、柔中带刚,也因而立即推动了男工绣的时兴。

那时候上自君王下到百官,所着朝服冠带莫不以绣工精致为时尚潮流。官府作派这般,民俗盲目跟风。伴随着绣品需要量的暴增,杭州市刺绣制造行业极其比较发达,技术专业绣坊临街依市,别有气侯,专绣正版手游图普、轿子帐幔、供桌围屏、禅堂挂幡、龙船梢旗、戏装婚纱等。这种民俗小作坊的绣工也以男士主导,此风承袭直到民国时期,变成杭绣的一大特性,在诸多刺绣派系中堪称一绝。

光辉以后

直到清末,杭州市羊坝头還是戏剧服装刺绣的聚集地。后势街、三元坊、弼教坊、西宁桥一带有二十多家绣坊,以“超祥春”“范聚源”等字体大小更为知名,男绣工达几千人。上新世纪二十年代,杭州市也有十多处民俗刺绣小作坊,杭州市籍的刺绣明星有二百多名。1936年,也有史泉源、史泉兴、史源永、宏泰、华昌等俩家绣庄和5家绣店,从业者二十多人。

1956年,市人民政府机构仅剩的7位杭绣老明星王桂尧、王长头发、张棕发、楼宝土、杨荣生、俞天相、杨纽约,创立了“杭州市美艺锦秀农业合作社”(即杭州市剧装戏具厂原名),主要是针对戏装戏具的绣制,男工绣的手艺足以持续。

最后的男工绣:只剩一个传承人的绝美刺绣

1985年,杭绣老明星张棕发收了最后一个徒弟赵亦军,这时杭绣已如深谷幽兰,不为人知。

最终的男工绣

新中国成立后,杭绣被选为杭州第一批及浙江第三批非非遗文化新项目,男工绣明星赵亦军则是唯一的承传人。现如今,现年七十的赵亦军对老师傅张棕发当初的寂寞深有体会,自打老师傅手上接到杭绣衣钵,他一直绣得孤孤单单,被称“孤单的男工绣”。当初杭州市工艺美术学校第一届刺绣班的30多名同学们,最终仅剩三位还要搞技术专业,6名男孩子中只能赵亦军一人坚持不懈出来。

他降低标准,已不限定传男不传女的旧俗。现阶段他唯一签过师生协议书的是一名2019年18周岁以上将要步入大学校门的杭州市女生,小女孩挑选的技术专业是时装设计与工程项目,对艺术美学有一定基本,对杭绣兴趣爱好浓厚。赵亦军说,拜师学艺是件苦事,一定要喜爱,要淡定从容。

《观经图》是赵亦军顶峰阶段的著作,高1.84米,宽1.67米。反面包含532个佛家角色,反面是《佛曰观无量寿佛经》全篇,那样的巨作在杭绣的在历史上都是独一无二。

这副著作耗光他16年的心力。绣《观经图》第一针时是1994年,赵亦军49岁,全头乌发,休重130斤重,到2010年《观经图》完美收官装裱时,赵亦军已成两鬓斑白。

现如今要是有社团组织或是机构要想宣传策划营销推广杭绣,赵亦军都想要无私奉献自身的能量。现阶段,尽量多写作一些获奖作品,向大家展现杭绣风采,为杭绣鸣不平是赵亦军较大的期望。

精彩评论

暂无评论...
取 消